白恶门

手机锁死几次

这很不对

互联网时代的阴谋

孤独,孤独

一万条丝线系在脖子上也孤独

性别,身世,职业,年龄

跳起狂欢的桑巴

爱上了七十岁的老人

巨人被杀死

少女的身体还温暖

只要还有眼泪

黑夜就能延长

等待着一条消息



手机锁死几次


雨天

这里安全的很

请你当做自己的家

从天空

和地面


月亮和夜摆了席

掉进蜜罐灌的酩酊大醉

“好香的夜”

月亮却一身汗臭

颤颤抖抖

颤颤抖抖

“你不停在变 一刻不歇 一刻不止”

站不稳

站不稳

“只有今是十五的月”

而你我

逃亡到月亮边缘

五公里的奔跑


七月十六

昏暗的大厅排队等待

十三号!十三号!

只有一面窗

无数的荧屏

这里只有一百个人

这里或许还有两百个

三百个

或者更多人吧

(要知道 一个人不可能只有一个朋友的)

这里有一千个人

从窗子投出的灰尘

刺入眼中就变成蝴蝶

喜悦的孤独感笼罩我们

大厅只剩两个人

一秒钟后

大厅只剩一个人


【搬】共犯者

直到逃至月球的尽头,

我会牵着你纤弱的手,

天色渐沉 风雨将至,

雨水将洗净一切,

LALALA,

突然回想起,

什么都不做的日子里,

时间堆积成灾,

奇怪的是

我却感到怀恋,

喂  之前你一直说着,

好想去的地方,

总有一天会去的吧,

不觉时光流逝,

会重获新生吧,

与迷惑 犹豫的你,

相伴同行,

一起逃到月亮的尽头吧,

拉住你纤细的手,

那个不知道结局的故事,

继续讲给我听吧,

LALALA

远方传来狗啸,

听闻谁的声音,

屏气凝神,

祈祷不被察觉,

处理完一切,

如果余温渐隐,

就去阳光温暖的地方,

回不去的两个人,

手上同样沾染污秽的同伙,

黑暗中,抬起手来寻找吧,

神明!我最后的祈求,

请宽恕误入歧途的我们吧,

让这场雨将两人的污秽,

洗刷一空吧,

呐  再见了,

直到逃至月球的尽头,

我会牵着你纤弱的手,

天色渐沉 风雨将至,

雨水会洗净一切。

小盒子小盒子

不管是城市

乡村

繁华的

落寞的

地方

它们都不厌其烦

滴!滴

“请让开吧”

“今天也拜托了”

真是烦躁的道路

去到哪里都可以

不过啊

只要开上车

“真的可以到那里去吗”

她早就决堤了吧

别再想了

迷迷糊糊的小盒子

火星也看着你吧


自助

“这是阴谋吧”


吵闹的人声


叽叽喳喳


叽叽喳喳


苹果气泡的脸色都变了


十分忍耐的烧酒


欢乐的骨头唱着歌


空碟子拉起了手


酒杯撒出的液体


饱足之后是更大的空虚


身体里装满的是呕吐物


摆放烤肉的冰柜


精致的肉片闪耀着光


一千年前我们也是这样吗


人群熙熙攘攘


我对着冰柜发抖

一千年后我们也是这样吗


钥匙

我妈说我老是爱丢东西

笔记本

橡皮

好看的笔

我也非常头疼

她在火星等我

自从我丢了火柴盒

我再也没有见过她

那是我的飞船

还有一毛二分钱的压舱石

理想华

杂货铺的风铃声

玻璃花在碰撞

从二层楼就听见收音机放着电波

空虚的白噪音

今天也是明媚的一天

微笑的冷冻室

鱼的眼睛上还蒙着冰霜

理想花早就破灭

虚假坚强也踩着泡沫上升

把登上顶的罪责推给塞壬

余晖把城市扮成新娘

死去的不甘全都复活

纵身化为飞鸟

不曾拥有的勇气最后让人叹服

抓住了云彩

化成风飞向远方

喝着雨水才活下来的诗人

最终雨也留不下他


新人投稿:不管您是否喜欢,麻烦请留下您的意见

十分感谢


被生命给予

从雪国流来的水

温度在炽热的零下

多亏吵闹的人声

叼着麻雀的猫

从窗户中向外看

恐惧的颤抖吧 地板盛不下你的悲伤了

从一片漆黑以前就无法动弹

镜子里眼睛不停流泪

不肯死去的暗示

还在等什么

花香的奇迹之神早就堕入尘俗

嫉妒的心脏 被猫吃掉

手臂也麻木了

脚掌也麻木了

为什么    为什么

被吃掉的心脏还在

还在跳

倒流的悲伤到底何时为止

爆炸的残响到底回响多久

死去的路人到底挣扎什么

夕阳的残红早就应该窒息了

你等什么呢

打着拍子

晃动双腿

叫不出声音

叫不出声音

叫不出声音

叫不出声音